23

L

一加一,等于二;一减一,等于零。时间不会干什么,历史就笑呵呵的挺立在那里笑你我傻逼。活物斗不过死物。生命短暂,思想也腐烂,血肉将变灰烬。远离是非不算斩断是非,羁绊还在,旧人没有死掉,世界很大,可以捉一辈子迷藏。天下不乱,我独善其身,自由行走。
夜还是黑的,云是云,我低头的时候看到的土地,坚实,肮脏,复杂,像我一样。
树叶等待月光,他们说好的,你可别等待时间,他不会鸟你这傻逼。你可别问我到底该怎么做,因为我会教你什么都不干。该吃饭吃饭,该拉屎拉屎,该做梦做梦,饿了吃,撑了拉,闲了梦,无聊就去睡觉,无为非淡泊,无为以自知自治。知为知,不知以不为,按这条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明白不如不明白。
看到这你也明白了...

看书是我治疗自卑的唯一方法

阅读文字【微信:timetellyou】:

作者 :  谢熠

随着各自执导的电影新作在暑期档期先后上映,韩寒和郭敬明的对比这一经久不衰的话题再次回到舆论漩涡中心。这一话题之所以能引起观者如此持久的兴趣,与其说是这两位于八十年代早期出生的青年人个人魅力使然,倒不如说他们是两面映照出这个时代的镜子,凭借观照镜中他们各自理想与现实的图景,我们能更好地认识身处这个时代的自己。


郭敬明对时代风潮认识之机敏巧变早已是众所周知,与之相比,韩寒的这一特质似乎并不明显,他在这个时代里走过的道路也更要曲折与隐晦,但隐含其中的主线仍是清晰的。应该说,以...

隔绝 贝纳尔.韦尔贝

阅读文字:

“从你一生下来开始,所有的一切就都已经在你的脑子里了。你要做的就是向别人传授你的知识。”

他的父亲是这样跟他解释的。

所有一切都在我脑子里,所有一切都已经在我脑子里了……

他原本一直以为只有通过在旅途中不断积累才是了解这个世界的有效途径,但是,他还用去不断发现他已经知道的,或者早就该知道的东西吗?这个念头一直困扰着他。所有一切都已经在脑子里了……什么都不用学了……自己给自己揭示所有的奥秘……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孩已经是一个圣人了,这可能吗?一个还在腹中孕育的胎儿已经拥有了渊博的学识,这又可能吗?

古斯塔.鲁博莱医生远近闻名,已婚,两个孩子的父亲,邻居们都很尊敬他...

一桩自杀案 苏童

阅读文字:

在市街的女工李抒君之死最初是作为自杀案处理的。一个老大不嫁性情孤僻的老处女,在一个愁雨绵绵的秋夜从六楼窗台坠地身亡,现场没有他杀的任何痕迹和证人,这样的不幸事件在我们的城市生活中就像一只黑马一掠而过,飞走就飞走了,飞走了就被人们遗忘了。人们对于形形色色的自杀事件已经练就了一整套推理和分析的方法,说到李抒君,人们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个从来不穿裙子的老处女,一个神色忧戚习惯于低头走路的纺织女工,多年来从来不与任何男子说话,因而人们都一针见血地指出李抒君的问题恰恰在这里,当李抒君的死讯传到纺织厂时,女工们在哀痛之余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问题还是出在这里,男人、爱情,婚姻,她们认为李抒...

遗容事件 川端康成

阅读文字:

“请看吧,变成这副模样了。她多么想见你最后一眼啊!”岳母急匆匆地把他领到这房间里来,然后说道。围在死者枕边的人们顿时张望着他。

“同她见个面吧!”

岳母又说了一遍。正要掀开覆盖在他的妻子遗容上的白布时,他冷不防地脱口说出了一句连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话:

“请等一等,能不能让我单独见?让我单独在这间房子里?”

这句话引起了岳母和内弟们的某种感动。他们悄悄地把隔扇门拉上,离开了。

他掀开了白布。

妻子的遗容带着痛苦的神情,有点僵硬了。骤然消瘦的双颊间,裸露出变色的牙齿。眼睑干瘪瘪地贴附在眼珠子上。显露的神经,把痛苦冻结在她的额头上。

他纹丝不动地跪坐在地...

我想不通想不通的事为什么还要想,这不是自虐吗,这难道是人类思想的本质?我难道窥破了吗,想不通。

请你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王小波

阅读文字:

银河,你好: 

  今天上午看到你因为我那一封卑鄙的信那么难过,我也很难过。我来向你解释这一次卑鄙的星期五事件吧!你要听吗? 

  你一定不知道,这一次我去考戏剧学院,文艺理论却考了一大堆《讲话》之类的东西,我心里很不了然,以为被很卑鄙地暗算了一下。那一天在你舅舅那里听他讲了一些文学,我更不高兴了。没有考上倒在其次,我感到文艺界黑暗得很,于是怏怏不乐地出来了。后来我发现你也很不高兴。当时我还安慰了你一番对吧?其实当时我的心情也很黑暗。我向你坦白,我在黑暗的心情包围之下,居然猜疑起你来了。你生气吗?是半真半假的猜疑,捕风捉影的猜疑,疑神见鬼的猜疑,情知不对又无...

这么多年,就指着这几个笑话活着了

刘可忆1985——?:

十几年前,我和朋友们用的还是黄屏手机,接打双向收费,每分钟六毛。所以我们没事爱发短信,两毛一条。每条短信还限制70个字符,有时我们用它来聊些日常的事,有时就是发一些搞笑的短信。但总是习惯打满70个字再发,也总是穷搜搜的觉得那些一个短信只发一个字的人们都是在糟蹋钱。所以我们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但让人悲催的是,好不容易凑够了字数准备发送,一个新消息或者一个来电便把这费了半天劲儿的编辑瞬间冲掉,还没有草稿,一边恶狠狠的骂句你大爷一边还得重新来。


话说那会真是着迷于搜罗各种冷笑话,有时我们会从报纸期刊上摘抄,有时会狠狠心买一本三块钱的《短信笑话大全》,当朋友们...

© 23 | Powered by LOFTER